中 文
英 文
傣泐文
傣纳文
傣绷文
傣端文

论坛登陆: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站内公告: 傣族网正式运行,欢迎光临!
热点文章排行榜
傣族网简介  
联系我们  
德宏傣文键盘布局——输入法邀请大家进行测...  
云南傣族织锦图案艺术研究  
抗日土司线光天  
也说“旱(汉)傣”和“水傣”  
傣族剪纸艺术及其延伸工艺研究  
音乐-印度阿萨姆傣族歌(一)  
图片新闻排行榜
召存信引军进版纳
作者:王永春 x    点击率:3100  转自:玉溪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更新时间:2012-3-31 23:34:04

 
召存信引军进版纳  

  
  1
  
  作为一个随军新闻工作者,我早在进军云南前夕就听说过召存信的名字,知道他出生于云南边疆一个傣族封建土司家庭,十八岁就在西双版纳车里宣慰使司府任议庭庭长。然而,我真正认识他、了解他、熟悉他,却是在我刘邓大军陈赓兵团轻装部队挺进西双版纳的艰苦征程中。
  那是1950年1月下旬,滇南战役已经进入尾声。流窜滇南的国民党陆军副总司令兼第八兵团司令汤尧在几经挣扎之后,无可奈何地在元江大战中被我军俘获,其主力部队被歼殆尽,其残余势力数千人犹如漏网之鱼,狼狈向滇西南方向逃窜。他们企图逃到中缅边界的车里、佛海、南峤一带(即今日之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建立一块游击基地,继续与我军周旋。
  进军云南总的指挥陈赓将军,遵照中央军委毛主席和刘邓首长的作战计划,命令我十三军组织轻装部队,依靠傣族人民的支援,在滇桂黔边区纵队(简称“边纵”)第九支队和卢汉起义部队配合下,穷追猛打逃过元江的国民党残军,力求把敌人消灭在国境线内。
  1月26日,我们奉命追歼国民党残军的4个轻装营,在周学义师长和吴效闵副师长率领下,越过元江盆地,日夜兼程,尾追逃敌,直奔澜沧江车里渡口,在追击途中,吴效闵副师长率领的部队和周师长失掉了联系,却遇到了边纵九支队政治部主任唐登岷率领的机动营数百人。于是,两支部队合为一路,在吴效闵副师长的统一指挥下向南挺进。
  当我军追至橄榄坝时,不见敌踪。吴效闵副师长和一一四团政委赵培宪、侦察股长王尚勇等沿江边观察情况,只见澜沧江水流湍急,江面宽阔,江两岸,原始森林遮天蔽日。对岸,敌哨兵时隐时见。吴副师长有些犯愁:部队如何歼敌?过江没船,如何渡过这汹涌澎湃的澜沧江?江对岸,敌情不明,道路不熟,进入密林如坠烟海,方向难辨,如何避免遭敌伏击?江两岸,是傣族聚居地区,部队不懂傣话,同群众见面他们光是摆手摇头,我们如同聋子、瞎子、哑巴,怎样取得群众的支援?在这样的特殊地形、民情条件下的战斗,我们是头一回,如何完成任务?如若不继续往前追,敌人又可能乘机跑掉,追歼可能前功尽弃。
  回到指挥所,吴效闵副师长和大家开会分析敌情,研究如何渡江追击。他说:“敌人跑得不远,我们一定要想办法依靠当地兄弟民族渡过澜沧江,继续追敌人。”就在会议还没完的时候,几个“边纵”同志和一个西装革履、会说汉话的傣族青年,带着一部分傣族自卫队员来到了指挥所。这个会说汉话的傣族青年热情地说:“欢迎大军消灭国民党军队,解放车、佛、南。你们需要我们做些什么,尽管提出来。”
  顿时,所有参加会议的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这个傣族青年身上。开始,大家弄不清他是个什么人,后来,经过“边纵”九支队政治部唐主任介绍,我们才知道他就是傣族土司议事庭长召存信。他虽出身封建土司家庭,但在旧社会坐过蒋介石的监牢,受过迫害,思想进步,政治开明,反对国民党的民族压迫政策,拥护共产党的民族政策,认为只有共产党才能团结全国各族人民,建立一个真正民族平等的新中国。因此,在云南解放前夕,他就主动地去找过我地下党同志。在“边纵”游击队的帮助下,建立了一支傣族武装,并与国民党九十三的师在乡军人作过战。
  很明显,召存信是我党我军的亲密朋友。我军执行毛主席的民族统战政策,就是要团结依靠这种爱国的民族上层人物。进军版纳之初,我们就盼望遇着召存信这样的人。如今他亲自带着傣族自卫队来迎接我们,怎能不使我们喜出望外呢!
  于是,我们一个个高兴得跳起来,对顺利完成进军版纳的任务,信心倍增。尤其是吴效闵副师长脸上的愁云也不见了,他笑逐颜开地拉着召存信的手,详细地询问了傣族人民的生活和对岸敌人的情况,得知敌人过江后住天景哈寨,师部就在缅寺里。吴副师长当即决定迅速组织部队渡江,歼灭敌人,并请召存信动员群众帮助部队扎竹筏、当向导,解决渡江的困难。
  召存信说:“吴副师长提出的问题好解决,我可以带民族自卫队跟随你们追歼敌人,直到战斗胜利。”战士们听后都高兴地说:“有傣族人民的支援,有召存信的帮助,渡江作战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敌人逃到哪里,我们就追到哪里,一定要把他们彻底歼灭!”
  第二天一早,召存信走进曼厅寨找头人商量,组织群众帮助部队扎竹筏。只见他给大家讲一番傣语,群众就动起来了。男人给部队砍竹子扎竹筏;女人给部队生火煮饭,家家炊烟缭绕。过不多久,傣家人就给部队送来了雪白喷香的糯米饭和可口的傣家菜。我们的干部战士第一次尝到傣家饭菜,个个笑得乐呵呵的,好像回到了家一样的亲切和温暖。
    
  2  
  
  2月3日上午,天气晴朗,我们在美丽的橄榄坝进入战备状态。指战员们同傣族群众一起挥汗奋战,紧张地干了半天多时间,扎好了20只竹筏。召存信带领傣族自卫队员,到寨子里组织了20只木梭似的小船,并给每只船和竹筏选派了两名傣族水手,由他们教部队如何上下竹筏和乘小木船,过江遇到急流的如何保持身体平衡。这些,为我军渡江作战创造了有利的条件。夕阳西下,白雾升起,澜沧江边热闹起来。部队和傣族群众一起把扎好的竹筏一只只抬到澜沧江边,放置到水里。各连队按规定顺序上筏。水手们手持撑竿站立船头、筏头。此时,敌人发现了我军的渡江行动,用机qiang向江面上扫射。吴副师长和召存信教部队冷静沉着,不予还击,只待渡江准备工作就绪。
  2月14日凌晨,一切渡江准备工作都做好了。吴副师长一声令下,20只竹筏和20只小木船满载着手持钢qiang的指战员,如离弦的利箭,劈波斩浪,直驶对岸。一筏筏,一船船,闯急流,过险滩,迅速抵达彼岸。在我渡江大军的迅猛攻击下,胜利地突破了敌人所谓的江岸防线,攻占了敌九十三师的景哈据点,击毙击伤敌人20余人。我军牺牲了4人,重伤3人,轻伤4人。大约2000多名敌兵在敌师长叶植南的率领下,向西南方向逃去。
  召存信自告奋勇为我军作向导。指战员们昼夜急行军追击,翻过格朗河边的大山和南糯山,穿过茂密的原始森林,来到一个数十户人家的大寨子,经询问群众,得知敌人早已逃走。我们随召存信进到寨里,只见群众纷纷跪下叩头,弄得我们不知所措。召存信解释说:“这是傣族的规矩,老百姓见官要叩头。”我们这才恍然大悟。为了便于联系群众,吴副师长叫召存信和指挥所的同志们吃住在一起。召存信豪爽地说:“在傣族地区,吃住和了解情况我完全包了!”在召存信的教导下,寨里的群众,家家都欢迎大军进竹楼休息。吴副师长让部队到寨子里休息几小时,到天明就走。傣家人热情好客,部队一进家,就忙着送水、煮饭招待客人。我们向召存信了解傣族的风俗,教育部队严格执行群众纪律,不动火塘上的三角架,不进主人室内,不摸小和尚的头。战士们人人自觉遵守,群众感到亲切,虽然语言不通,脸上仍堆满笑容。
  第二天,我军继续尾敌追击,经大勐龙,直插佛海的黑龙潭。这时,敌人又逃得无影无踪了。佛海、南峤是西双版纳的腹地,山高林密,地广人稀,中缅边界苍茫的原始森林,里面有成群结队的野牛、马鹿、獐子、大象、猛虎,还有毒蛇和吃死尸的臭雕。枯枝败叶堆积在羊肠小道两旁,树木高大,绿竹成林,自然环境对逃敌十分有利。
  部队刚到黑龙潭,吴效闵副师长、唐主任、一一四团赵培宪政委和召存信等同志,便在一家掩映于香蕉和椰子林中的傣家竹楼上,召开了一个紧急军事会议。大家具体分析:在不知敌人去向的情况下,如果贸然挥军长驱直入,有可能遭到敌人的伏击;如果等到察明情况再追击敌人,又有可能失掉战机。
  “我们不能给敌人喘息的机会,让他们站稳脚跟。应该边侦察,边前进,在前进中寻觅敌人的足迹。”唐登岷主任主张立即向西南追击。吴副师长说:“这里距中缅边界仅有咫尺之地。我们必须尽快封锁要道,卡断敌人逃往国外的道路。”
  召存信熟悉当地情况,也了解残敌九十三师的情况,他说:“抗日战争时期,九十三师曾在这一带驻防,他们有几百名在乡军人,至今还在南峤、打洛等地活动。南峤城旁,还有一个小型飞机场,敌人可以从空中逃往台湾。我判断,敌人现在可能已经逃向南峤。”
  会议决定,沿国境线向西南挺进,将敌人压挤在国境线内,使其只能向里窜而不能向外逃跑。必须派出得力的侦察人员,先于部队出发,侦察敌人逃往南峤的行踪,及时报告敌情,作为大部队行动的前导。
  吴副师长指派身强力壮、久经沙场的侦察股长王尚勇任侦察组长,召存信则确定一个通晓汉、傣语的傣族自卫队员参加侦察组当向导兼翻译。参加侦察组的还有一一四团一营副营长李希林、二营营长李锦章以及四名侦察员。
    
  3  
  
  会议结束后,鸡还没有报晓,吴效闵副师长和召存信就叫起了侦察组长王尚勇,具体交待了侦察南峤的任务。王股长接受了侦察任务后,二话没说,兴冲冲地对侦察组的同志们说:
  “走!”
  “莫忙!”熟悉当地风俗民情的召存信说,“王股长,你们这样上路,目标太大,应该化装。”
  “行!”
  “这里的群众最尊敬佛爷,你们就化装成佛爷好了。”
  王尚勇点点头,表示同意召存信的建议。
  在当地的佛寺里,王尚勇等一行8人,立即披上了杏黄色的袈裟,缠上黄布包头,腿上还抹了一层黄泥巴。在袈裟里面穿着军装,qiang支手榴弹别在腰里,猛一看,还真像一群傣族佛爷。
  告别了吴效闵副师长和召存信,侦察组沿着国境线,翻山穿林,向勐混、南峤一带奔去。在快要靠拢佛海的一个较大的村庄勐混时,远远看到村头有敌军一个哨兵,没精打采地靠在一棵大树上。
  “不要怕,敌哨兵在睡觉。”召存信派来的那个傣族自卫队员悄悄地说。
  “沉着,通过!”王尚勇低声下达命令。
  同志们头不偏,目不斜,大摇大摆,顺利地通过了敌军的岗哨。
  那位傣族自卫队员在通过敌军哨兵前时,有意地拱手合掌说了声:“阿弥陀佛!”敌哨兵伸了个懒腰说:“佛爷好!”
  16日下午1时,王尚勇一行8人披着袈裟在傣族自卫队员带引下,大摇大摆地通过了勐混。为了查明敌军情况,侦察组继续向南峤方向奔去。这时,忽听前方传来一阵马蹄声。远远望去,7个国民党兵骑着马迎面奔来。
  大路两旁,空无一人。天气闷热,更增添了紧张气氛。王尚勇吩咐大家拉开距离,佯装坐在路旁休息,待敌人走到跟前时,一人擒一个,把他们全都拉下马来。敌骑兵悠哉游哉地骑着大马前进,走到8个“和尚”跟前时,王尚勇一挥手,7个敌兵被拉下马,稀里糊涂地当了俘虏。经过审问,俘虏们供认他们是从南峤来的。国民党军九十三师师长叶植南和二七八团住在南峤县城,团部住县政府,叶植南和团部住在一起。驮子上驮的毛毯、日用百货和银元,是往勐混送的。这情况很重要。王尚勇决定留下两个侦察员看俘虏,其他人跟他前进,尽快赶到南峤,弄清敌人的布防和地形情况。
  侦察兵出发后,吴效闵副师长率领部队,由召存信作向导,按照预定计划,沿着国境线直向西南奔去,也迅速赶上来了。他听了王尚勇的报告后,当即下达了命令,部队登上了大道。2月16日下午夕阳西下,微风习习,拂动山林,掀起片片波涛。吴副师长率领部队穿过幽静的山路,眼前出现一个宽阔的平坝,部队登上了大道。
  “南峤!这就是南峤坝子,离南峤县城已经不远了!”召存信激动地向吴副师长报告。队列里传起了原地休息的口令。
  吴效闵副师长和召存信并肩走到大道左侧的景真八角亭前,在3棵遮天盖日的大青树下,听取了侦察组的详细汇报,具体研究了攻打南峤的部署。南峤县政府所在的乌龟山,是周围几个山头的制高点。山下一里多路,有一个飞机场,驻有敌军的空军人员。二七八团的兵力,一部分在县政府周围,一部分在机场航空站。吴副师长和大家研究后,决定采取夜间攻击,对敌人突然袭击。具体部署是:二营主攻县政府,端敌人的老窝;一营攻打飞机场,吃掉航空站里的敌人;“边纵”九支队机动营迂回到澜沧江方向往回打,断敌的后路。为了保证战斗的进展顺利,召存信到寨子里找土司刀廷荣联系,请来熟悉道路的群众,给各路进攻部队带路;唐登岷组织“边纵”武工队的女同志救护伤员。部署完毕后,大家跟随召存信走进景真刀廷荣的土司府里休息,群众给各连队送来饭和茶水。指战员们美餐一顿,吃饱喝足,养精蓄锐,等待夜间战斗的到来。
  这天是农历大年三十。叶植南、罗伯刚和他们的部下,正在政府里度过残年,等待第二天乘坐接运的飞机飞往台湾。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就是这个除夕之夜,大难将要临头。天黑以后,我各路进攻部队在夜幕掩护下,整装出发,直奔指定位置。二营进攻县政府的部队,往乌龟山前进时,遇到一道道围栏式的仙人鞭阻拦,难以跨越。战士们用刺刀砍开了一个口子,直抵县政府端敌人的老窝。县政府有一人多高的围墙保护着。二营攻打县政府的部队,在傣族景真土司刀廷荣亲自带领下,避开大门,摸到后面。副连长袁跃山指挥战士们搭人梯翻进围墙,向敌人突然发起攻击。
  午夜,进攻战斗打响了。一阵急促的qiang声和手榴弹爆炸声之后,敌人慌乱地叫喊着破门而逃,边跑边胡乱地打qiang。战士们端着刺刀冲进屋里,高喊:“缴qiang不杀!”反抗的敌人当场被击毙,一群军官和士兵举手投降。在二营进攻县政府的同时,一营在飞机场航空站的战斗也打响了,敌人成了惊弓之鸟,一打就逃。城里逃出的敌人往山下跑,航空站里逃出的敌人往山上跑,顿时乱成一团。此时,我们的部队已把敌人团团围住,与敌人贴得很近。为了防止发生误伤,吴副师长和召存信经过商量,决定部队暂停进攻,待天明后再瓮中捉鳖。
  17日清晨,召存信拿着吴副师长的望远镜,透过晨曦看清山下的敌人乱成一窝蜂,他建议部队出击。吴副师长抓住战机发出进攻命令,令侦察排投入战斗,带着“边纵”九支队机动营的一个连和二营的一个连从山上猛扑下去,其他部队在周围阻击敌人逃跑。战士们士气高昂,犹如猛虎下山,一下就攻上了敌人的阵地,经过激烈战斗,敌人纷纷举qiang投降,俘敌800多人。
  攻下敌人阵地后,召存信又建议大军抓紧时间搜剿,不让敌散兵跑掉。吴副师长当即命令一一四团部队进驻县政府,派一部分兵力协同机动搜剿溃敌。师指挥所则进驻航空站。10点多种,指战员们正在吃饭,突然一架涂着青天白日徽号的飞机在南峤坝子上空盘旋。我机qiang连立即进行对空射击。敌机在上空转了几圈,发现机场和航空站已被我军占领,就调转机头飞往台湾向蒋介石报丧去了。
  大年初一,南峤街头飘起了红旗。当地群众本来不是把春节当作节日看待的,他们过的是傣历年。但是,当天的南峤街头却异常热闹。通过召存信的动员号召,傣族群众纷纷涌到街上,夹道欢迎解放军。锣敲起来了,象脚鼓也打起来了,穿着美丽筒裙的傣族姑娘,跳起了象征吉祥的孔雀舞。
    
  4  
  
  南峤解放的第三天,西双版纳宣告解放。我军满怀胜利的喜悦,押着俘虏回到昆明。召存信和傣族父老依依惜别,每过一个村寨,都有慰劳站、茶水站,都有穿着节日盛装的傣族男女青年组成的舞蹈队、唱歌队,跳着、唱着,直到最后一个战士通过。
  我军途经佛海县城时,召存信按照最隆重的傣族礼节,请吴副师长骑着大象走过了热闹的大街。成群结队的市民热情洋溢地向解放军战士拍手欢迎,大街变成了奔腾前进的人流。有许多人爬在沿街的屋顶上向凯旋的英雄们欢呼。途经车里时,召存信请部队住一天,让战士们观看大象表演,并在宣慰街土司府设宴招待连以上干部。身穿艳丽服装的少女给战士们斟酒。宾主频频举杯,共庆胜利,畅叙友谊,吹呼车、佛、南从此换了新天!
  西双版纳的春天来了。吴效闵副师长高兴地对召存信说:“这次南峤战斗,你立了一大功!没有你和傣族人民的支援,我们就寸步难行了。”召存信谦逊地说:“大军千里追敌人很辛苦,打仗很勇敢,没有大军的到来,车、佛、南的老百姓还得不到解放,见不到春天呢!”
  召存信对解放西双版纳的贡献,对人民解放军的支援,对党对新中国的忠诚,赢得了党和人民的信任。1950年7月至于1953年1月,他先后接到了上级人民政府的任命通知书。
  第一张是委任他为车里县副县长兼任景洪区区长。
  第二张是委任他为思茅地区行政公署副专员。
  第三张是毛主席签署的,盖着中央人民政府大印的任命通知书,任命他为西南军政委员会民族事务委员会委员。
  召存信拿着这些通知书,心情激动万分,总是不能平静。他表示要服从党的分配,勤勤恳恳,虚心学习,忠心耿耿地为党工作。
  1950年9月,召存信应邀参加首届民族参观团。在去北京途中以及到北京后,参观工厂、农村、机关、学校、医院、商店,所到之处无不受到热烈欢迎,亲切接待。所有这些使他感到祖国的伟大,前途无限光明,感到新中国各民族大家庭的温暖。
  国庆节前夕,中央人民政府举行盛大招待会,参观团应邀出席,召存信在指定的席位上坐下不久,全场起立,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毛主席来了。一位中央领导同志把他拉到毛主席身旁介绍说:“这是云南西双版纳的傣族代表召存信同志。”毛主席紧紧地握住他的手说:“你在解放西双版纳中起的作用我知道了。你很年轻嘛,希望你跟着共产党,建设好社会主义新边疆。”
  顿时,召存信不禁流下了热泪。在旧中国,蒋介石因他反对民族压迫,把他关进了监牢,而在新中国,毛主席却把他请到北京。他紧握着毛主席的手,用颤抖而又带着傣音的话说:“毛主席、共产党给边疆各族人民带来的幸福,我们子孙万代铭记心中。我一定遵照你老人家的话,一定跟着共产党走。”
  召存信牢记毛主席的谆谆教导,从北京回来后,他与思茅地区的哈尼、彝族、拉祜、佤族、基诺、布朗等兄弟民族的领袖人物,于1951年1月1日在民族团结誓词碑上签了名,并共同剽牛、喝鸡血酒盟誓:要永远跟共产党走,为建设新中国而共同奋斗。
  解放初期,由于数千年民族压迫制度的影响,州内各民族间的隔阂仍十分严重。召存信利用自己在本地区的威信和影响,为疏导民族关系,清除民族隔阂,促进民族团结做了大量工作,为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建立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打下了基础。
  1952年春,根据周恩来总理的指示,在云南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下,开始筹建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区工作,召存信担任筹备委员会主任。在错综复杂的建政工作中,他认真学习党的有关指示,联络各族各界人士,顺利地完成了各项筹备工作。
  在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区第一届各族各界人民代表大会上,召存信宣布,放弃官租剥削,交出原有武器。这一行动受到代表们的高度评价,带动了许多土司头人的思想转变,为后来的和平协商土地改革打下了一定的基础。在这次大会上,他被选举为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区政治协商会议主席。尔后,他还被选为全国政协常委,全国人大代表并连任七届。
  由于召存信认真执行党的民族政策,受到了党的信任和人民群众的拥护,1953年1月23日,他光荣地当选为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区主席。1955年6月,根据宪法规定,自治区第二届各族人民代表大会决定,将自治区改为自治州,他当选为州长,并连任州长40年之久。1957年1月,在周总理的关怀和支持下,召存信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他以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刻苦学习,努力工作,忠诚于党的事业。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西双版纳在邓小平理论和党的基本路线指引下,各族人民生活水平普遍提高。1988年至今,连年人均收入在云南名列前茅。同时,召存信被评为“全国民族团结进步先进个人”,光荣地出席了中央和国务院召开的“全国民族团结进步先进事迹集体和先进人物表彰大会”。与此同时,云南省少工委授予他“关心儿童工作的好书记、好市长”和“优秀共产党员”的光荣称号。
  半个世纪来,召存信在荣誉面前谦虚谨慎,在工作中任劳任怨,克己奉公,以身作则,鞠躬尽瘁。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等中央三代领导人都接见过他。最近,云南省委书记令狐安同志说:“召存信过去是民族的领袖,现在也还是民族领袖。他在入党前是我们党的好朋友,在入党后是我们党的好党员,相信他在新世纪必然对党的民族事业继续作出新的贡献!”

 

 

 

 

本文责编:帕相


 上一篇文章: 耿马傣族土司罕华基与护国义举
 下一篇文章: 最后的公主:专访沧源末代傣族土司家的三公主
关闭窗口
地磅遥控器
傣乡美景
 
傣乡美景
 
网赚
傣乡美景
 
傣乡美景
 
傣乡美景
 
傣乡美景
 
傣乡美景
 
傣乡美景
 
孔雀之乡网|西双版纳傣文网 |西双版纳傣族园|毛南网|中国民族宗教网 | 土家族文化网 | 傈僳族人民信息港|怒江赶集网|瑶族网|西部民俗风情网|中华56民族文化网|三江资讯|中华民族风情博览会|
           copyright @ 2007 daizuwang.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云南省民族学会傣学研究委员会 版权所有
联系地址:昆明市环城西路170号 邮编:650041 电话:13908807623、13888824530、13888570824、18725179358
电子邮箱:daizuwang@163.com
经营许可证:滇ICP备090025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