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文
英 文
傣泐文
傣纳文
傣绷文
傣端文

论坛登陆: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站内公告: 傣族网正式运行,欢迎光临!
热点文章排行榜
傣族网简介  
联系我们  
德宏傣文键盘布局——输入法邀请大家进行测...  
云南傣族织锦图案艺术研究  
抗日土司线光天  
也说“旱(汉)傣”和“水傣”  
傣族剪纸艺术及其延伸工艺研究  
音乐-印度阿萨姆傣族歌(一)  
图片新闻排行榜
被遗忘的宫廷——“贺召孟香勐”
作者:傣族网    点击率:876  转自:傣族网 更新时间:2016-1-13 15:47:57


被遗忘的宫廷——“贺召孟香勐”

“贺召孟香勐”
    傣历552年(公元1190年),叭贞用武力征服了西双版纳各方部落,建立了景龙金殿国。

   傣历1305年(公历1943年)西双版纳第38世“宣慰使”刀栋良以其六弟刀栋庭的长子刀世勋为养子,确定为版纳召片领的继承人。傣历1306年(公历1944年),刀栋良去世后,时任云南省政府主席龙云颁予委任状,委任刀世勋为西双版纳第41世宣慰使,并举行了继任典礼。


    刀世勋继位时,年方15岁,面对如同天降的王位,少年的刀世勋表现得极为冷漠,他向往的是外面的先进思想,两个月后,他随即赴内地重庆、南京求学。车里宣慰使司署的政务先由刀栋刚(刀世勋的二伯)摄政,后又由刀世勋的父亲刀栋庭摄政。


    刀栋庭傣名召孟香,摄政时兼任橄榄坝(勐罕)土司,橄榄坝是召片领直辖的中心版纳。傣语称“版纳刚宰”(意思是中心版纳),按现在的话说就是直辖市的意思,由宣慰使兼任“直辖市市长”,可见橄榄坝的特殊地位。宣慰使是当时最高统治者,傣语称“召片领”,意思是“广大土地的主人”,百姓在他的领地上生活,“吃的水,走的路,种的地,晒的太阳”都是召片领的,就连人死了,用土埋下葬,也要土司同意,否则连用把土盖脸下葬都不行,只能将尸体丢入大河里。


    刀栋庭在摄政和兼任橄榄坝土司期间,在橄榄坝曼么罕寨(现综合厂内),靠澜沧江畔耗时两年精心营建了一座雄伟辉煌的宫殿,傣语称“贺召孟香勐”(刀栋庭的宫庭),如今虽经历了漫长的悠悠岁月,但“贺召孟香勐”仍然耸立在那里,默不出声的承受着风雨岁月的浸蚀,成为版纳唯一现存的“甘贺”(宣慰使办公的宫庭),撩拨起了今人的思古幽情,透过它仍可窥见那个最后的傣家宫庭的奇异、兴衰。

宫庭的隐秘
    宫庭的主楼占地约400平方米,高约15米,分为三层,由五十六棵一围抱粗的柱子组建而成,下面一层是用来堆放一柴杂物或拴马关牛用的,中间一层是刀栋庭的客厅,也做议事厅和卧房。上层是用来堆放一些贵重货物或瞭望台,在上面可以放眼观察澜沧江及周围寨子的动静,有时也用作禁闭室,关押那些抗钱粮百姓的。最让人觉得奇怪的是,最下层尽用卵石砌的严严实实,墙足有50厘米厚,那凹凸不平的卵石镶嵌在墙上,就象给墙披上了一幅钢盔铁甲,坚硬无比,受到攻击时机枪都打不穿。在那个水泥还不知是何物的时代,他们是如何把这些卵石切上去的,这么多年了仍然雄风不减。今年98岁,家住傣族园曼春满村,参加过修建宫庭的岩温叫道出了其中的隐秘: 当时,宫庭的建设者们发挥自己的创造性,研制发明了“傣家水泥”。用石灰、沙、红糖、糯米粥和一种叫“隔咩”有手腕粗的藤子,在水里渗泡一两天以后,就会分泌出一种粘手物,(有毒,人们常拿到小河、泥塘里毒鱼,)把它按一定比例渗拌到石灰、沙、熬沸的红糖和糯米粥里,就成了“傣家水泥”,用这种“水泥”彻的墙,粘性好、牢固,防毒虫、白蚁。卵石就由各村寨派人派工到澜沧江边捡,洗干净了才能挑上来砌墙。和“傣家水泥”相比,宫庭的用木却遍地都是,由宫庭的总工程师曼春满寨子的岩喊带着由各寨子挑选而来的13名能工巧匠,就在周围的原始森林里挑选,看中那棵树就砍那棵,主要选用“梅章”(楠木),“梅裂”(黄心木)和红春木几种名贵的百年大树。由他们砍倒,劈好以后,就由各村寨来人牛拖人拉运回去,光那56棵柱子,就让他们13个人刀砍斧劈了两年。老宣慰使刀栋庭对工匠师傅倒也蛮好,每天有好酒好肉的招待,宫庭完工了,还每人发了30个半开做工钱。说到这事,13个师傅中唯一的幸存者岩温叫还记忆犹新。


    宫庭的各种材料都准备停当,把制瓦的任务交派给了澜沧江对面的曼景哈,瓦是用在召片领尊贵的头上的东西,万万不可用人或牲畜踩那制瓦的泥,怎么办?就用牛皮垫着,把土放在上面,先用木刀把土剁碎,再和上水,又用木鎯头砸,来回10来次,那泥便有了糯性可做瓦了。可谓是用工精异,到底有多少人为此出过力,动过手,现在已无法计算了。然后再烧上三天三夜,用木船一船一船的运过江来。就这样,不可一世的“召孟香勐”宫庭就在这象群奔跑,虎啸猿啼,菩提树高耸入云,翠竹密集,江边白鹭戏水、孔雀漫游的橄榄坝建立起来。


宫庭的风霜
   “召孟香勐”宫庭于傣历一三一O年(公历1948年)落成完工,各版纳的土司、头人、赶骡骑马,爬山涉水来到橄榄坝为刀栋庭贺新房。刀栋庭举行了隆重的落成仪式,由“补过”(司仪)手捧花盘、蜡条先上新房,刀栋庭由“滚化”(侍卫)左右护着跟在后面,走上新房,当他就座停当后,“补过”就摆设宴席,先给刀栋庭用餐,与此同时,高升放起来,礼炮也响起来,然后其他的土司头人百姓才能上楼祝贺。


   “召孟香勐”宫庭的主人为了庆贺宫庭的落成,还特地举办了一场“赞哈”(优秀的民间歌手)大赛,来自各版纳的数十名赞哈经过3天3夜的比赛,曼春满村寨的佛爷岩扁老荣获桂冠,此荣誉他的后人现在仍然记得。宫庭建成后,便就成了召勐香的“甘贺”(办公事的房子),由于刀栋庭还是宣慰使的父亲,代其摄政,宫庭的规模和气派在整个版纳绝无仅有,所以就成了事实上的宣慰使司署。在当时宣慰使司署犹如一个小朝庭,其司署所在地便就是首府,其亲贵如同亲王大臣,下属各勐土司如同诸侯,分管各勐和村寨的大臣如封疆大史。有关全版纳的军政大事都在此商议,政令、法令由此发出,周围随时都有“昆悍”(刀枪不入的武士)站岗,百姓都畏惧的远远的躲开。

    人事有代谢,往事成古今。1950年,西双版纳全境解放,橄榄坝这个傣家王朝的直辖市成了共和国的一个行政区。橄榄坝区公委就设在这座宫庭里。从此,它从一个封建领主的宫庭转变成为人民政府的所在地,成为联系全区民族上层,宗教人士和百姓的场地,后来供销社、粮管所、商店也就设在宫庭里,从前只有王孙贵族才能光临的宫庭,成了百姓们想来就来,要去就去的地方,从这里百姓们买回自己所需的各种百货,油、盐、电池,而从前百姓只是往这里“赕”(奉献)送物品。
    1966年,澜沧江涨起了百年不遇的大水,整个橄榄坝坝子一片汪洋。宫庭虽然地处江边,但因地势较高,依然巍然不动,百姓们用小木船把粮食、生产工具纷纷转移到这里,成了百姓们躲避洪水的地方。对于这件事,上了年纪的人们都还记忆深切。文化大革命时期,它又理所当然的成了造反派的司令部,人们开会学习的地方。现在墙上写着的“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字样仍清晰可见。那“学习毛泽东思想,贯彻毛泽东思想,传播毛泽东思想,捍卫毛泽东思想”的誓言随时进入人们的眼帘,墙上旧报纸的标题《河内正考虑对泰国发动军事袭击》吓人一跳,看看报纸的落款日期是1979年12月3日,星期一,《参考消息》,那就不会奇怪了。后来综合厂改为手工业社,宫庭又转变了他的功能,成了叮叮当当的车间作坊;做桶、做盆、裁缝衣服。直至80年代中期,手工业社倒闭,宫庭也就空闲下来。墙倒了,瓦也滑掉下来了,开了天窗,一棵依附在楼板上的小菩提树,从落顶,残墙,枯烂的楼板上得到充足的阳光,雨水,春风,正茁壮的成长着。周围的百姓对它宫庭敬畏有加,都说曾请佛爷、和尚念过经,有鬼神保护,至今石头、瓦块都没人敢动一下,更无人敢去撒野,任由它在萧萧的风雨中孤独的吐诉着她寂寞的独白。

宫庭的主人
    宫庭的主人老宣慰刀栋庭在1950年解放前夕,因不了解新中国的民族政策,带着他朝庭的一百多名土司头人及一部份百姓,被国民党残部挟持迁到缅甸的勐温、勐汤等地。车里县(现景洪市)人民政府成立后,一部分土司、头人和群众陆续回来,但刀栋庭和主要的土司、头人仍滞留在国外缅甸。
    1953年,西双版纳自治州成立以后,西双版纳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建电站,办医院;种橡胶,宛如神话一般。特别是原宣慰司议事庭长召存信当选州长,刀栋庭的二哥刀栋刚当选为景洪县政府主席,许多民族上层人事都选为政府委员和政协委员,各民族获得了当家作主人的权利,对在国外的刀栋庭震动很大,决心回国,再也不能流落他乡异域。刀栋庭和头人当中足智多谋的召龙帕萨商议,如何才能摆脱国民党残部的控制,平安回到家乡西双版纳。
    召龙帕萨向刀栋庭建议: 1、要设法和家乡取得密切联系。2、要用心计欺骗和麻痹敌人,侦察清楚敌人的明岗暗哨。3、一切行动要在秘密中进行,不让太多的人知道,否则很危险。根据召龙帕萨的建议,刀栋庭写了一封信,派人送回景洪,景洪也就立即派人与刀栋庭建立了密切联系,并共同商议对付敌人的办法。
    首先,刀栋庭选择了一块风水好的地方,重建他的宫庭,并派人开田种地,到泰国去做生意,还和一个缅甸土司的女儿结婚,做出一副愿长期居住在国外,乐不思蜀的样子。国民党残部果然对他的监视、控制有所放松。景洪这边也加紧配合,在内部制造一些表面上的混乱,让秘密被捕的特务送出假情报,说共产党招抚刀栋庭的工作受到当地人的反对,说什么“早革命不如晚革命,革命不如不革命……”很难实现。特务机关得到这些情报,得意忘形,指示“潜藏”的特务加紧活动,挑拨离间,制造混乱。利用这场情报战,刀栋庭已取得了主动权。接下来就是决定回国的路线,路线有3条: 一条最近最直的路线,敌人控制的严,到处布满了明岗暗哨,一旦被敌人发觉,那就凶多吉少。另外两条路虽然危险小些,但要绕许多弯路,多走四处五天的路程,经过认真的慎重的斟酌,决定走近路,虽然风险大,只要绕过敌人的明岗暗哨,速度快,成功的机率也大。
    刀栋庭在国外的新居落成典礼上,当地的土司、头人、百姓、蒋军残部、特务大小头目都来“祝贺”,除了给主人拴线,还放了高升、焰火。刀栋庭还为来宾表演了刀舞和傣拳,来宾们都喝得烂醉而归。就在这天夜里,刀栋庭和他朝庭的大臣们,每人拿起一把长刀,披荆斩刺,利用夜色绕过敌人监视的明岗暗哨,天一亮就进村寨潜伏休息,天黑就披星出发,经过三、四天的跋涉,刀栋庭一行46人于1954年3月由大勐龙入境回到了景洪。

    刀栋庭回归后,历任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副州长,云南省民族事务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三、四、五届委员,云南省委员会副主席等职,于傣历1345年(公历1983年)病逝于昆明。
    宫庭的另一个主人第41世“小宣慰”刀世勋,1954年毕业于云南大学社会系。几十年来,他一直潜心于傣语研究,已是我国著名的傣语专家,中国民族语言学会理事,西南民族研究学会顾问,云南省民族研究所研究员,成为一代学者。
    从傣历552年(公元1190年),叭贞用武力征服各方建立起来的景龙金殿国,到公元1956年(傣历1318年),西双版纳进行和平协商土地改革,废除了封建领主土地所有制。至此,世传41世,历经776年的傣家王朝湮没在历史的长河中。(刘世阳)

采编:玉庄罕 (注:资料来源网络)



 上一篇文章: 金沙江源头的傣族祖先
 下一篇文章: 傣泰民族
关闭窗口
地磅遥控器
傣乡美景
 
傣乡美景
 
网赚
傣乡美景
 
傣乡美景
 
傣乡美景
 
傣乡美景
 
傣乡美景
 
傣乡美景
 
孔雀之乡网|西双版纳傣文网 |西双版纳傣族园|毛南网|中国民族宗教网 | 土家族文化网 | 傈僳族人民信息港|怒江赶集网|瑶族网|西部民俗风情网|中华56民族文化网|三江资讯|中华民族风情博览会|
           copyright @ 2007 daizuwang.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云南省民族学会傣学研究委员会 版权所有
联系地址:昆明市环城西路170号 邮编:650041 电话:13908807623、13888824530、13888570824、18725179358
电子邮箱:daizuwang@163.com
经营许可证:滇ICP备090025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