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文
英 文
傣泐文
傣纳文
傣绷文
傣端文

论坛登陆: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站内公告: 傣族网正式运行,欢迎光临!
热点文章排行榜
傣族网简介  
联系我们  
德宏傣文键盘布局——输入法邀请大家进行测...  
云南傣族织锦图案艺术研究  
抗日土司线光天  
也说“旱(汉)傣”和“水傣”  
傣族剪纸艺术及其延伸工艺研究  
音乐-印度阿萨姆傣族歌(一)  
图片新闻排行榜
傣族历史人物蕴蓄的爱国思想
作者:西双版纳政务网x    点击率:1013  转自:西双版纳政务网 更新时间:2015-2-12 9:16:31
傣族历史人物蕴蓄的爱国思想

 

当历史的巨轮步入16世纪,西双版纳和地处祖国西南边陲的其它地区一样,先后受到了今缅境的洞吾(东吁)和木梳(雍藉牙)王朝屡次侵劫掠夺。在长达300余年的惨痛历史中,战祸时断时续,西双版纳各族人民历尽苦难。傣历918年(公元1556年),东吁王莽应龙(傣语称为:法苏托坦玛拉扎)起兵攻克景迈(今泰国清迈),陷其国都,掠其国主。莽应龙灭景迈后,南下攻陷阿瑜陀邪,于傣历926年(公元1564年)率军攻掠景永(今景洪),获胜,西双版纳召片领召温勐被迫顺缅,法苏托坦玛拉扎掳召温勐、勐遮召细闷纳及所有江西各勐百姓至缅境阿瓦。自东吁王大肆掳掠以来,地方荒凉,人烟稀少,无力送钱粮上纳天朝。景栋、景永、勐连、景欠、勐勇各地,经缅兵与暹罗嘎维腊之惨烈战,地方糜烂,村舍荡然。在入侵之敌的暴力之下,历史造成西双版纳最高统治者召片领,曾屈从于东吁与木梳王朝的暴力之下,但仍尊称“敬以天朝为父,”而称“缅朝(东吁、木梳)为母”。每遇西双版纳召片领承袭,按例先报天朝皇帝封委后,才报缅王加委。因此,双方都有职贡,人民负担倍加,各族人民生活受苦。更甚是在18世纪后崛起的木梳王朝的统治者心怀叵测,每每藉召片领统治集团家庭风讧权势之争,在天朝皇帝已封委西双版纳召片领之后,又暗中封委见利忘义、认敌作父之徒为“缅方召片领”,从而加剧纷争。造成内奸外贼,相互勾结,木梳军趁机入侵,兵祸连年。

自然,面对入侵之敌,诚如傣族俗语:“以钢矛挡刀剑,用针尖对草芒。”敌犯我必然受到西双版纳各族官民的抵抗,有的傣族土司头人在抗击入侵之敌作战中不惜为国捐躯。一份发现于勐遮的《先王世系》中记载:“祖腊萨哈(傣历)1126年(公元1764年)缅波丁札入侵,勐混的召版纳、勐龙的召阿领达、景真的召帕雅龙版纳三头领,在抗击入侵的战争中阵亡。”以勐混召版纳为首奋起抗击入侵者的这条记载,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历史上西双版纳各族官民万众一心抗敌的声势。同样的记载还见于《西双版纳召片领世系》等。

《西双版纳召片领世系》及其同类译本中,还以较多的篇幅为我们记述留存着一些傣族统治集团中对中原王朝忠诚不渝,实质上也就是对祖国怀忠诚,并善于在敌人面前斗智、斗勇,终于战胜敌对者的历史人物。这方面令人尤为注目者当推西双版纳第37代召片领刀正宗及其在任时的议事庭庭长——召景哈。傣历1196年(公元1834年)清朝封委刀正宗为召片领,傣历1198年(公元1836年)缅木梳王又例行加委。可是,在刀正宗准备授受缅王任命书时,召糯罕、召玛哈康朗、召宰、召玛哈捧、帕雅龙掌、帕雅鲊纳勒宰、帕雅中罕等,对刀正宗过继刀太和承袭召片领不服,在缅木梳王派驻景洪的使臣召龙基盖的支持下,策划要夺取缅王任命书,他们以300多人包围召片领司署,声称要杀尽刀正宗及其亲属,拥立刀绳武次子召糯罕为召片领,于是将议事庭庭长召景哈软禁,胁迫他参与阴谋。当时,议事庭长心想,如果召片领大印被抢夺,召片领被杀害,西双版纳众头人,将有罪于天王(清朝),于天理不容。于是,这位机智的召景哈藉机“向召玛哈康朗众人投诚”,把“夺权”时间推迟,这样,既避免了血战,又赢得了施展对策的时间,在一天夜晚,便派人护送刀正宗过澜沧江,直抵勐拉(思茅)。

刀正宗安全到达思茅后,议事庭长召景哈密秘召集了各勐驻召片领司署的各级头人会议,假意推举召糯罕为宣慰使。并提升帕雅龙掌、帕雅鲊纳勒宰、帕雅中罕为议事庭总帕雅等职,约定时间请他们到议事庭就职。当他们三人到议事庭以后,在议事庭长指挥下,突起伏兵,将三人杀于议事庭内。召糯罕见事不妙,狼狈逃走投缅去了。而此时的西双版纳司署议事庭庭长召景哈胸怀对“天王”(当时的清朝皇帝)的深厚感情,以其智谋和勇敢无畏的精神,在绝大多数深明大义、心向“天王”的召片领家庭和官员的支持下,粉碎了召糯罕等人勾结夺权篡位背叛祖国的阴谋。事后,召景哈亲笔写信给当时与西双版纳结盟的勐艮(缅甸景栋)土司府,详细追述了这一阴谋事件经过,信末提出:“我的信到贵府后,请……把信转交给松列帕兵召景栋,请他用两勐名义,向勐乃阿瓦王(缅木梳王)报告,把木梳使臣召基盖勐等人调离景洪。”召景哈从谋求和平愿望出发,还寄幻想于勐艮和木梳王身上。

但是,以后的事态发展表明,召勐艮和木梳王完全支持和袒护了上述制造阴谋的这一伙。阴谋篡位的召糯罕,不仅受到景栋土司府的保护,甚至还“入侍木梳王”。同时,心怀叵测的木梳王又刁难我西双版纳召片领刀正宗。傣历1202年(公元1840年),缅王要庆贺“南侈贺香”(明公王石宫殿落成),派使臣到景洪,请召片领刀正宗前去参加庆典活动。刀正宗认为自己是清朝的地方官员,不能离职前往,便派议事庭的帕雅龙醒哈拉宰为首席代表,带着贺礼到缅甸阿瓦参加“南侈贺香”的庆典活动。缅木梳王听说刀正宗没有亲往,很不高兴,拒收礼品,既不让景洪方面的代表入宫庆贺,也不准返回景洪,将他们扣留在阿瓦。同年,缅木梳王又派使臣到景洪,再次邀请刀正宗到阿瓦参加庆贺活动。刀正宗经请示普洱府,再次表明态度,召片领是大清皇朝的地方官员,末经朝廷准许不能离职前往缅甸,只能派议事庭官员去。木梳使臣串通召糯罕故弄玄虚向木梳王谎报说:“刀正宗不去阿瓦庆贺,拒绝缅封,而是匿居勐罕尽迁其民,以景洪为据点,组织兵力,构筑营垒,警戒木梳王。”“召王领辞去缅职,暗请天朝大官,建筑营垒,警戒木梳王。”“召片领辞去缅职,暗请天朝大官,建筑营垒以御。”招致木梳王恼羞成怒,竟封叛逆召糯罕为西双版纳召片领,命召勐混、帕雅龙醒为召糯罕的左右将,随其带木梳兵二千名,令戈姆带三千名,共五千之众敌攻景洪。

刀正宗闻报,自知心地光明,对栽诬不惧,为了澄清事实真象,几经考虑之后,遂派其弟刀承宗同母亲和胞妹,赴缅甸阿瓦陈述其情。行至打洛同木梳使臣相遇,使臣遂迎刀承宗一行至勐艮,又具文呈报勐乃,于是,叛逆召糯罕才暂留勐乃待命。不料木梳王要刀承宗留在勐乃在时候,第三次再派使臣至景洪要刀正宗赴阿瓦。此刻,刀正宗不以母亲和弟妹皆留缅为人质所动,没有得到朝廷以准许,坚决不赴缅。木梳王得报,立即将刀正宗的母亲等人软禁于阿瓦,又命纳康勐琐为帅统兵二千,拥叛逆召糯罕侵入景洪自立为“召片领”。刀正宗只得避往澜沧江以东。召糯罕引木梳军四处劫掠,不少汉商亦遭杀害。普洱府闻报饰令召勐腊、召勐拉、召勐捧等合击召糯罕,才将木梳军及其一道逐出境外。

傣历1223年(公元1861年),杜文秀在云南领导回民起义,其中一支起义军的领导人名杨大司马,派一位义军首领带兵到景洪,宣读起义军大元帅颁布的命令,要西双版纳召片领交出清廷发给的大印,再由起义军另行发给。刀正宗要召景哈召开议事庭会议商议,伪造一枚清廷发给召片领的大印交给起义军。

傣历1225年(公元1863年),云贵总督要西双版纳召片领司署派兵到思茅参加官兵围剿起义军。当时思茅厅派驻景洪的委员马标回族,坚决反对西双版纳出兵,刀正宗不顾马标的劝阻,亲率六千多土司兵向思茅进发。当行至麻栗坪时,被马标带兵伏击身亡。

20世纪40年代初,西双版纳第40代召片领刀栋梁逝世,其嗣子刀世勋还年幼,况且正在内地读书,无人继任召片领之职,当时的局势又比较混乱。经西双版纳召片领司署事庭商议后,决定让时任勐混土司、刀栋梁之五弟刀栋材继任其兄之职。于是议事庭便派人前往勐混迎接刀栋材到景洪任职。

正当刀栋材准备起程到景洪时,云南省政府主席龙云以昆明行营的名义委任刀世勋继任召片领之职。刀世勋速速从内地赶回西双版纳,议事庭为他举行了就职仪式,刀世勋正式为第41代西双版纳召片领。

但是,议事庭方面没有将刀世勋已经回来继任召片领的情况告诉在勐混等待到景洪任职的刀栋材以及派去迎接刀栋材的头人。当刀栋材得知消息后,感到无比羞耻,认为这是议事庭方面故意戏弄他。于是,当即召集勐混头人商量,准备组织武装到景洪出一口窝囊气。头人们都很赞同刀栋材的想法,个个摩拳擦掌,时刻听从刀栋材土司的调遣。当时驻勐海的国民党第93师师长吕国铨也支持刀栋材的主张,表示一旦刀栋材出兵景洪,93师当以大力援助。—经动员,勐混青年男子已全部到土司署集中整装待发,出战前一天中午,刀栋材突然心事重重,并告诉众头人说:“父亲生前曾对我们几个兄弟说过,要我们兄弟间搞好团结,家人不和外人欺,败坏了家规,老祖宗在天之灵也会痛骂一辈子的。另外,以吕国铨师长为首的93师驻防边境,是蒋委员长派来打日本兵的,因此,一想起这些事我总有点担心,假如我们去打景洪,势必引发大的内讧,局势将会更为混乱,屯兵中缅边界的日本兵就会乘机而入,那时勐混、勐海、景洪同样也会遭难。我考虑再三,决定不去打景洪了。”当天下午,刀栋材便解散了整装待发的队伍。刀栋材能够以大局为重,使一场因召片领的承袭问题即将引起的内讧得以避免。

上述反映西双版纳傣族历史人物的爱国主义思想和行为,多见于西双版纳的傣文史籍,尤其是《西双版纳召片领世系》及其同类文本。这些记载,其情流露于字里行间,如深山泉眼,汨汨有声,撩人心扉。自然,由于傣文史籍均出于傣族统治集团之手,自有它一定的阶级局限性,有的历史人物的爱国言行,遭到了不应有的曲笔,时至今天,也只有在今天我们终于获得了为他们的事功作出史实辨正的条件,让他们的光彩面目再现于历史通廊。历史上的这些爱国人物,有的面对入侵强敌,奋不顾身而为国捐躯,有的身为议事庭长,在顽敌包围中不顾个人安危,以大智大勇挫败了敌人的阴谋。有的身为召片领,忠于职守始终不渝,三次拒受木梳王之命,甚至置亲人安危于不顾,可谓大义凛然,令人肃然起敬。有的不计个人得失,而以民族和国家利益为重,保守疆土。这一幅幅历史画卷,无疑是西双版纳史上傣族同胞忠诚和热爱祖国,凝聚于中华民族大家庭的自我展示。

傣族历史人物蕴蓄的爱国主义思想行为,源远流长,决非偶然。诚如列宁在论及爱国主义时所言,它是“千百年来巩固起来的对自己祖国的一种最浓厚的感情。”上述其情其人其事其魂,为我们所揭示的正是这样,无疑是西双版纳傣族同胞历史上的光辉篇章。

 

 

 

 


 上一篇文章: 傣家竹楼的前世今生
 下一篇文章: 金沙江源头的傣族祖先
关闭窗口
地磅遥控器
傣乡美景
 
傣乡美景
 
网赚
傣乡美景
 
傣乡美景
 
傣乡美景
 
傣乡美景
 
傣乡美景
 
傣乡美景
 
孔雀之乡网|西双版纳傣文网 |西双版纳傣族园|毛南网|中国民族宗教网 | 土家族文化网 | 傈僳族人民信息港|怒江赶集网|瑶族网|西部民俗风情网|中华56民族文化网|三江资讯|中华民族风情博览会|
           copyright @ 2007 daizuwang.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云南省民族学会傣学研究委员会 版权所有
联系地址:昆明市环城西路170号 邮编:650041 电话:13908807623、13888824530、13888570824、18725179358
电子邮箱:daizuwang@163.com
经营许可证:滇ICP备09002592号